流落河

潜心,尽力而为

【雷瑞】无题3

*先pa

*有前篇

*时间线乱,需自理

*依旧是片段


“他最终还是遂了他父亲的愿。”
这是格瑞对好友说的最后一句话,风轻云淡,衣袂飘飘的转身离去。
往后他像不曾存在于世一般,烟消云散,连点儿雾影都未找到。
这是后话,雷狮未想过眼前粘连着打紧的人儿,就这么离去未再归来。

离别的时候,雨下的朦胧又大。
像烟雾朦胧,其实可谓大雨滂沱。
雷狮看不清或者说,看不明银发恋人侧倾的脸。但他看到对方黛紫色眸中闪着光,坚冰覆盖着浓郁化不开的怒意与悲意。
两匹独狼,跨越多重障碍在一起后,最终又要重新回归独狼,独自一人生活。
雷狮自知理亏,默不作声只能低着头细细观察对方的面容,似乎将所有关于他的细节记住,这样,就不会失去...

【雷瑞】 无题2


*现pa
*已结婚
*片段

店门外面烟雨濛濛,店门里面暖灯融融。

深褐色落地玻璃墙,隔开阴雨天气的冷意和咖啡萦绕的暖意,格瑞面前有序的铺开教科书和笔记本,骨节有致的白皙手指握住红色圆珠笔,笔尖在道林纸上磨擦滑出红色笔迹,整齐利落的流淌出各式公式与解析。

格瑞有点心不在焉,手上写写停停,背脊就坐姿挺的笔直,看似书写的认真,分神的心思、带着听闻声音和眼力观察,其实都集中在深色玻璃墙那边的店门口。而旁边明显在讨论自己的几位女性顾客的闲话,他几乎全听见了。说他长得好看帅气,气质温润内敛。若不是自己常年冷着脸,只怕现在会出于不好意大红脸。

于是格瑞左手撩了撩鬓角垂下的银白色细发,别在耳后,随后又拿起那杯兑了奶的咖啡...

【雷瑞】 无题1

*像是分别又像是依旧在热恋

*片段


格瑞坐在窗边,窗外雷雨瓢泼,可远方高楼处却是艳阳。雨打在窗玻璃上不再是滴滴答答,只见雨水一层覆一层的在冲刷,层层叠叠,让他想起沙滩上的海浪和山间的瀑布。


头顶的天空灰暗透着殷紫,他闭上眼,似乎看到那人的眼眸。骨节分明捧着马克杯的手,用修长手指轻轻敲打白瓷杯壁,杯中的清咖被敲出一圈圈涟漪。那人带他去向世界各地,不论是那层叠起伏的沙滩上的海浪、还是山间潺潺的瀑布,都是两人徒步而行时见过的风景。


那人喜欢自由,喜欢在大自然中漫步、远离城市喧嚣的束缚。在途经各色风景后,说自己最喜欢的,果然还是海。


格瑞捧起杯子啜了一口清咖,酸涩又苦的皱眉。


想起他离...

练习

玉手拈花

©流落河 | Powered by LOFTER